雷凌燕:美国爱荷华高材生放弃国外优越境况,回国办教育 2019年1月1日

而后进入美国爱荷华大学,主修英语教育,2005年获得该校“deanslist”(荣誉学生)称号,结业后在美国爱荷华当地学校任教。而后进入美国爱荷华大学,主修英语教育,2005年获得该校“deanslist”(荣誉学生)称号,结业后在美国爱荷华当地学校任教。

  2008年决然回国,投身本土英语教育事业。

  2017—2018年进入伦敦大学学院(ucl)进修并完成学业。

  座右铭是“教育,不仅仅是对知识的学习,更首要的是对生命的尊敬”。约了好几次,终于约上这位大忙人的档期。冬日的午后,几许阳光照射,驱走寒意。雷凌燕的办公桌上摆着一摞英语教科书,略显单调的室内摆设,难免让人觉得她可能有些古板难以接近。但见到她本人的时候,完全推翻了之前的印象。她爽朗的笑声,给人以气格洒落之感,那笑容中还散发着温暖安定的力量,就像这一日午后的阳光。

  落座之后,这位80后校长侃侃而谈,从她当年在四川省乐山市沫若中学当一名普通的教师早先讲起,到在美国如何应对不适,慢慢融入到异国的文化中。而今在英语教育事业上获得成就,又是原由怎样的经历获得启发。当谈到和学霸老公一起上了cnn版面时,她眉眼间流露出一丝幸福,可爱得不像一位校长。记者在她身上感受不到任教多年的老师特有的距离感,反而更像是结交多年的老友,会情不自禁一直和她说话,有一种想要多了解她一些的欲望。

  她对事业笃定,对家庭安守,对世界抱有着最真实的爱和希望,行有余力,心向阳光。学霸老公是她决心留美的强壮动力雷凌燕的老公王林可谓来头不小,学业一路开挂似的,从温岭中学“尖子班”结业,获得天津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和英语专业双学士学位,又被世界排名前列的哥伦比亚大学录取。后来,他选择了美国爱荷华大学硕博连读,并获得全额奖学金。

  1998年,王林托福首考的成绩相当于新toeflibt116分,雅思8分,拥有美国英语教师资格证书,还教授过美国本科、研究生的生物系统分析课程。

  在美国授课期间,他经常受到美国教育测验服务社(ets)聘请,测试托福考试题目。

帮雷凌燕克服口语障碍的慈爱老人,她亲切地叫她grandmajane。就是这样一个“神一般存在”的男人,让当时还是沫若中学一名普通教师的雷凌燕心中燃起了转折现状的火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内心有一股强烈的想要为自己的事业再做点什么的冲动。“当时,我在教学水平上很难再有突破。

  明明知道远方的世界有我想追求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试图转折?”想要做自己,过上倾心的生活,最好的途径是加强个人实力,当她凭自己的力量面对世界时,财富、人际关系、年龄、时间、身心,都会站在她这一边。在雷凌燕的身上,一直有着一种现代女性内在自我对抗,她积极谋求着变革的意义和方法。直到多年以后的今天,当记者与她面对面,这种感觉照样强烈。

  美媒长篇报道,他们的爱情从此绽放2003年,是雷凌燕的人生转折点。“记得那一年国内暴发非典,不论是王林回国,还是我出国,都反常艰难。”雷凌燕远望远方,仿佛顺着她的目光可以回到那疯狂却能转折她一生的岁月。得知国内疫情紧要,王林的上级领导以及他身边的朋友都劝他不要回国,起码推迟一下回国的日期。但王林拒绝得很干脆,在他心里,想的不是自己会不会有感染病毒的危险,而是有一位姑娘,思他心切,他亦难以割舍。

  那姑娘独立、长进,努力得令人心疼。他同意过,在2003年接她去美国。也许有一万个不回去的理由,但这一个回去的理由就足以推翻所有让他动摇的因素。王林的举动感动了他身边的人,也引来了媒体的关注。爱荷华当地报纸大篇幅报道,后又被美国cnn转载。报道中,谈到了他们夫妻(当时他们还是情侣)多年两地分居,爱意非但不减,反而日益浓烈,成为当时美国盛传的佳话。

  那一年,雷凌燕在机场等到离开已久的男友,望着他从人群中走来,就像是一束融化寒冰的光。“退休老太太”帮她克服语言障碍爱荷华大学,与其说是一所大学,不如说是一座小镇。1900英亩的土地,孕育约6万的人口。

  它曾被列入全美100个小型艺术城镇(the100bestsmallarttownsinamerica),也被《编辑与出版人》杂志(editorpublisher)票选为“美国最宜人居住的地方”。倾心归倾心,想要走进去读书,自然不会容易。托福考试,是雷凌燕第一个要逾越的障碍。她拿出了比高考还要多出几倍的努力,每天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在背单词。顺利通过托福,她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如果说托福考试取得好成绩是融入美国社会的敲门砖,那么当你走进这扇大门,才会发现,之前你的所有英语基础,在美国都显得非常无力。你甚至会觉得自己之前学的是假英语。”雷凌燕在踏入美国之初,唯一让她束手无策的就是说话。又是她的老公王林,在她最茫然的时候,陪伴着她并为她指明了方向。王林告诉她,在美国,有这样一些志愿者陷阱,很多上了年纪的志愿者会专门待在那里,不厌其烦地和人说话,帮助外国人克服口语上的问题。

  他们不会收取任何费用,只是像朋友一样和人聊家常。有很长一段时间,雷凌燕竟日泡在那里,和他们聊着聊着,沟通的障碍就在不知不觉间置之不闻了,结尾无缝交流,流利地与美国人对话,仿佛自己就是来自美国。“我非常感激那些慈祥的老人,这不就是我们所谓的‘师者之心’吗?毫无保留地,不求回报地,让学生学到想学的东西。学成之后,人们也许不会再回去,甚至他们的样子也会慢慢模糊,但他们照样在那里,帮助新的想要逾越口语障碍的人。

  ”教师出身的她,在这一刻蓦然萌生一丝自卑:我教学生的时候,目的和想法有异国这般简单纯粹?还是把教师仅仅当成了一个职业,一个糊口的职业?这个想法,亦善始善终颗种子,悄悄埋藏在雷凌燕的心间,为将来她放弃美国卓着的生活境况,决然回国“以育人而渡人”,打下坚实基础——也许那时,她还异国发觉。留美这些年让她明白——育人,不如“渡人”美国的大学生活使雷凌燕震撼,甚至颠覆她对课堂的理解。

  老师对学生的关怀和宽容,偶尔会让她难以理解。记得有一次考试,雷凌燕发现很多单词不记得怎么拼写,她如实告诉监考老师。“我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询问是否可以查字典,没想到老师竟然制定了!果然,是英译英字典。”说这句话的时候,雷凌燕的眼睛散发着光芒,那是一件自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成为现实的喜悦和感动,“我经过了查字典的过程之后,那个反复背也背不下来的单词,居然奇迹般地印刻在脑中了。

  ”如果有学生不想和其他同学一起考试,那么也会被许可单独在一间教室进行考试。“美国的教育相对悠闲,然而,真实的悠闲能裹挟时间和自我前进。”美国的大学里,作弊是零容忍的,一旦发现立刻开除学籍,终身不得再次录取。所以,每一个学生都很努力。而有学霸老公陪伴身侧,雷凌燕更是丝毫不想懈怠。并不是为了向曾经制止她的人证明自己的选择是精确的、成功的,而是真实爱上在美国的学习。

  热爱代表激情,有了态度才会更有干劲儿。转眼就是两年,雷凌燕的努力,终于收获了成果。在2005年,她获得了爱荷华大学的“deanslist”(荣誉学生)称号。当她确定那张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纸,就是自己这两年呕心沥血的成绩单时,倏然泪目。好喜欢,不愿墨守成规的自己;好喜欢,学习状态时刻在线的自己!这份喜悦就这么无限伸展,仿佛生出无数的根须,想要触到大洋彼岸的祖国。

  一路走来,通过努力和精确方法收获成功的欢乐,雷凌燕想带给她的学生们。

  她说,将教科书的内容灌输给学生,那叫育人;而将精确的学习方法传授给学生,叫“渡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以育人而渡人”,将英语这门课程,充满多地渗透进美国的文化。雷凌燕体验过生命成长,从她身上可以看到真实的女子力。女子力这种东西,无形无态,无色无味,却如强壮的磁场般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身边的人。用美国原版教科书教学,以结果为导向2008年的夏季,温岭热得喘不过气,这对留美夫妻登上飞回温岭的航班。

  在老公王林的支持和鼓励下,落地之后,雷凌燕与他一起创办英语学校,将纯正的美国课堂原封不动地搬到了温岭。要说中美在英语方面的教育最大的区别是什么,雷凌燕总结了最为首要的一条——阅读量。简单的三个字,却稳、准、狠地捉住了当今英语教学的痛点。

雷凌燕的课堂氛围轻松活泼。“就好像你写文章,如果阅读量不够,肯定写不出好东西来。

  ”雷凌燕说,“美国的孩子从小就看很多书籍。中国的孩子为什么学不好英语?就是原由没看过多少书啊!”只要有充满的阅读量,就能熟悉英语的语境和语感,那学起来就容易了。但是如何让孩子们阅读充满的英语书籍呢?说白了,就是把中国的孩子当美国的孩子教,于是,她的学校引进了美国原版教科书。从3岁早先,就进入美式课堂,浓烈的美国文化渗入其中。

  “如果你觉得早期英语教育是孩子们高快乐兴玩一堂课,不在意学到了什么,那你就进入了最大的误区。真实的学习,是需要结果的。”雷凌燕说,以结果为导向,不管孩子是3岁,还是13岁,都应该是教学的根本。这样的一个场景大家可能见过:一个3岁的孩子从教室出来,家长会问:“高兴吗?好玩吗?”孩子答“高兴”。但很少有家长会问“你学到了什么”,原由他们觉得自己的孩子还小,没必要谋求结果。

  “若是想让孩子玩得快乐,那我告诉你,你陪你家宝宝玩,他会更快乐,而不是英语老师!我们英语老师,就是要教会学生像学母语一样学英语。陪玩,那是你们家长的事儿!”在雷凌燕的课堂,你能看到融合各种次元的精彩。那些露出音乐与视觉,接触与相融多元交织的课堂,会让你发出“wow”的声音,正本英语课还可以这样!整个课堂的氛围,不仅仅童趣化,还串联了接地气的生活日常,撞击出谁也意想不到的火花。

  “我力求的是,让应试的课程也不会枯燥。”雷凌燕说。与美国零距离接触,学生需要“修学旅行”与雷凌燕创办英语学校的同时,王林还在做留学教育。“如果你一直都能与不同的出国在外的孩子保持联系,你会发现,不论孩子们在本国优不卓越,出国之后,都会需要一段适应期。”雷凌燕说,孩子们几乎都会把英语当作一门考试科目来学,而不是生活。

  但在国外,是需要靠英语来生活的。“所以,为什么不让孩子们在出国之前,就度过这段适应期呢?”度过适应期的方法多种多样,最简单直截了当的,就是和美国人直截了当对话。所以,雷凌燕的英语学校每年都会举办国外夏令营活动。参观google总部,走访爱荷华大学、伯克利大学……止宿都是在美国当地居民家里,是真实意义上的与美国零距离接触。

  雷凌燕内心所期望的,是想让英语自然而然地成为孩子们的一部分。“在将来,国家会和世界高度接轨,到时候英语会是一个必须要掌握的技能,它就像游泳、骑自行车那样被需要!”“我的目标也许看起来太重大了,以至于让人觉得是一句空话。”雷凌燕不禁自嘲一笑,但笑容收敛,立刻还原了她一如既往的坚定眼神,“但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我就是希望英语的教育,从基础教育早先。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大她会赢得共鸣。现实的无奈往往可悲,但当成长到另一个阶段,用超过10年的时间去研究、去影响,就会发现,异国人是一座孤岛——总会有人认同她的理念和思维,她的诚恳总会打动一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