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村民沿着驮山岭忠厚走向山外 2018年12月30日

  海拔350米左右的驮山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个分水岭——修起了盘山公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往山下跑后来山上的5个村整体“下山”村民盖起了新房办起了企业。  海拔350米左右的驮山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个分水岭——修起了盘山公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往山下跑后来山上的5个村整体“下山”村民盖起了新房办起了企业。

  如今驮山人早已在山下安家落户老人向晚辈说起昔日的生活都会不约而同地加上一句:“想当年在山上啊……”
  从地理位置来说驮山并不偏僻山上林木茂盛土地肥沃山中有多处平地分布着5个村东爿、中爿、梅林、岩头和西爿。新中国成立后至上世纪80年代驮山曾先后属于横山乡、凤山乡山上有学校、供销社、菜市场是一个颇为热闹的地方而且山上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可通往温州、瑞安城关以及塘下等地农产品交易走的就是驮山岭忠实。

  

  在计划经济时代山上、山下的发展差别不大。然而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不断加快山下的村民办企业、跑运输红红火火日子越过越好山上的村民感觉自己“落后”了。

  “山上再好毕竟是在山上首先交通就不方便上下山全靠两条腿。我印象中1988年左右才早先修往驮山的盘山公路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修成石子路‘三轮卡’才能开上去。”今年53岁的中爿村居民陈超默回忆当时山上的年轻人不愿再重复父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务农生活纷纷下山探索工作。

  

驮山上还保留着以前的石头路两旁是民房(记者 杨微微/摄)
  驮山毗邻瓯海离温州比较近下山的年轻人多去鞋厂当学徒、打工。原因来回不方便外出打工的驮山人移居到工作的地方仍在山上的很多村民也萌生了搬迁下山的念头。
  1993年驮山上的学校不再办学为了让孩子方便上学驮山人不得不下决心——搬迁下山。

  那一年退伍回来的陈超默当选为中爿村党支部书记刚好急起直追这项首要任务——动员5个村搬迁到山下的官山垟那里有200多亩地可供村民建房。
  “1993年那会驮山5个村简略有3000多人口大部分村民一年收入才两三千元下山要建新房5层楼很多人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就先建个两层一家人住进去。然后隔半年、一年再建一层有些人家的房子建了五六年才结顶。

  ”陈超默说驮山人搬迁到官山垟初期算得上是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勤劳建起了新家园。

驮山5个村搬到山下的官山垟(记者 孙凛/摄)
  官山垟与104国道相邻交通方便驮山人融入改革的大浪潮一边安家一边早先创业。最初一批下山打工、当学徒的村民此时差不多都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有些人就选择回乡自己单干翁贤开就是其中一位。

山上还留有当年的老房子(记者 杨微微/摄)

这是本来的上下山道路如今被公路替代(记者 杨微微/摄)

如今公路已通到山上当年中爿村位置老房子也还雊着(记者 杨微微/摄)
  今年47岁的翁贤开是驮山人中较早一批下山的1984年就随家人搬迁到官山垟居住当时他只有13岁。后来他到温州一家鞋厂当学徒。“17岁我能带徒弟了21岁时统共带了9个徒弟。”翁贤开回忆。1994年大部分驮山人已经搬迁到官山垟翁贤开也在此时回乡创业从家庭作坊起步。

  
  “那时候拿到订单后都是手工做鞋一家人齐上阵一天做几十双最多时一天50双。”翁贤开说当时大部分家庭创业都是从家庭作坊早先的做好的鞋送到温州的市场去销售渐渐地把客户引到官山垟来。

  创业之初为了赶订单翁贤开经常日夜不停地赶货。1999年他有了自己的厂房、工人、设计团队渐渐走向正轨去年他的企业成为规模以上企业。

  “现在厂里一天能生产5000双左右的鞋子。”翁贤开说鞋厂重要做外贸为主产品销往日本、东欧、西欧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作为官山垟制鞋业入行比较早的“前辈”翁贤开也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与同行们互相监督改进。“以前我们会说你家的消防设施要怎么改当时有些人听不进去现在都自动去改。”翁贤开说。

  搬下山、盖新房、自食其力活一切从零早先的驮山人凭着自己的努力、勤劳将一片原是农田的官山垟变得生机勃勃。

  如今官山垟5个村的居民有三分之二从事与鞋类有关的工作即便是在家打理家务的大妈们也会到鞋厂拿鞋帮回来做简单的加工。“就是剪去足够的物料一天能剪2000双吧。在家反正也闲着没事去厂里干又坐不住干脆拿回家来做。”今年56岁的翁莲华在家门口干着简单的手工活她说一天简略能挣五六十元。

村里的大妈在家门口加工鞋帮(记者 孙凛/摄)
  据介绍驮山现有各类生产型企业、个体工商户105家其中鞋厂53家、鞋料加工厂41家规模以上企业2家。

  2017年驮山企业年销售收入约2亿元年缴税约1800万元。

  
  (文/记者 杨微微 编辑/管舒勤责任编辑/金晓锋)